www.yyyyy.com澳门银河
3423811澳门银河 人物 社会 人生 生活 文明 点滴
当前位置: 主页 > 读者文摘 > 3423811澳门银河 > 少年芹壁

少年芹壁

时间:2017-11-06 作者:未详 点击:

  海天交界的一条线非常清楚,他坐在山坡的一块岩石上,呆呆看着那一条线,看了很久,好像惧怕那条线突然消逝了,不敢轻易移开视线。
  
  “阿霖,把遮阳伞收一下——”
  
  母亲呼唤他的时候,大约是太阳刚好要从壁山对面的海平面上向下沉落的时候。
  
  他走回到家门口一片平台上,平台置放了六七张木桌,为了防止白日烈日炙烤,每一张桌子旁都设了一张大篷顶的遮阳伞。但是因为海面上水的反光非常强,在夏日的白天,即使有遮阳伞也没有什么用。大部分旅客还是躲在民宿的房间中吹冷气,只有到日落时分才纷纷从房间走出来,到户外平台上看夕阳,等待月亮从芹山与壁山的山顶上缓缓上升。
  
  一对姓山崎的日本年轻夫妇,带着一岁左右的男孩,坐在平台一边看阿霖收遮阳伞。
  
  小男孩对阿霖收伞的动作很好奇,定定地看着伞布一折一折叠起,用带子捆好,一束一束沿着房屋的檐下排列着。
  
  阿霖的母亲端了两杯青黄色的饮料给山崎夫妇,山崎夫妇有礼貌地道谢,并且询问是什么茶。
  
  “乌龙?”山崎先生以为是台湾的冻顶乌龙。
  
  “no,”阿霖母亲说,“金银花——”
  
  对方听不懂,母亲就叫阿霖过来翻译,阿霖腼腆地笑着,他其实也不知道“金银花”英语该怎么说,但母亲始终觉得他是芹壁唯一通外语的人才,而外语,不管英语、德语、法语、日语,对母亲而言,通通是一样的。
  
  阿霖常常因此抓着头皮,硬生生跟一个瑞典人或日本人翻译母亲的话语。
  
  大多时候,语言的尴尬过后,无论对方懂或者不懂,在品尝沁凉的液体时,一律都发出赞叹美味的表情与声音,这时,母亲看着旅客的脸,满意地微笑着,她的满意,包括金银花茶,也包括阿霖。
  
  阿霖忧郁的时候,母亲却是看不见的。
  
  在游客称赞阿霖孝顺或懂事的时候,母亲会习惯性地上前摸摸阿霖的头。
  
  阿霖在母亲的手伸来时,常常借故躲开。
  
  童年时被母亲抚摸或搂抱的快乐其实早早消逝,代之而起的是憎厭与恐惧。
  
  “阿霖长大了——”
  
  邻居有时会为阿霖拒绝母亲抚摸解嘲,母亲撇一撇嘴,做出“谁稀罕”的表情,悻悻走进厨房。
  
  “我长大了吗?”
  
  阿霖看着一艘一艘远远的渔船,一点一点渔船上的灯火,有一种说不出的落寞。
  
  他仿佛听到了熟睡中母亲的鼾声,因此可以放心自己无所事事地坐在空无一人的台阶上看海,看渔船,看天空的星辰……这些他从小一直看到、从来没有发生变化的风景。
  
  芹壁是因为芹山与壁山命名的。二三十户人家在面海的山坡上用石块砌建了一幢一幢房子,高高低低,左左右右,形成了小小的聚落。
  
  聚落高处有一间天后宫,祀奉台闽地区海上的保护神妈祖。妈祖两侧,陪祀铁甲元帅和临水夫人。
  
  小小的聚落,几百人口,大多是从对岸福建移民而来。沿着闽江口,从对岸到最近的岛——高登,几乎只是伸手的距离,阿霖一到夜晚,就看到对岸的渔船一艘一艘亮起捕鱼的灯。
  
  很多人把这个村落戏称为“海盗村”。
  
  童年的阿霖便充满了好奇地问母亲:“我们的祖先是海盗吗?”
  
  阿霖被母亲呵斥怒骂了一顿,此后再也不敢提“海盗”的事,但是他从漫画书或童话卡通里看到的“海盗”都有浪漫而传奇的故事,在私底下他颇希望自己真的是海盗的后裔。
  
  但是阿霖他一直隐藏着自己流浪、叛逆,甚至无法无天放肆的部分,使自己驯良到没有一丝一毫“海盗”的基因了。
  
  也许,那就是他忧郁的原因吧!
  
  他最大的叛逆只是拒绝了母亲的抚摸。
  
  而在这可以听到母亲熟睡鼾声的深夜,他走向海湾,那鼾声如同涨潮时一波一波的浪涛,密密逼近他的身体。
  
  他褪去了上身的背心,看到月光下自己身上烙印着背心之外的晒痕,很明显的皮肤上的褐黑与白的对比,使他仿佛窥探了自己另外一部分未曾打开的身体。
  
  “如果父亲是海盗呢?如果祖父是海盗呢?”
  
  他在深夜常常想到的问题都是白日不会想到的,如同这个村落许多家族的故事,他们习惯不去探问男人的踪迹与下落。
  
  这是一个留下强悍女人的村落,阿霖无端想起:作为男人的自己,有一天也将从这个村落消失吗?
  
  他在沙滩上漫步,让潮水一波一波击打自己的脚踝。
  
  芹壁村面对的一段海湾名字叫镜澳。
  
  通常海湾平静无波,的确像一面平坦明亮的镜子。
  
  海湾中不远处有一个岩盘构成的小岛,形状像极了一只伏在水面上的大龟,岩盘的结构也像龟甲,当地人就叫其龟岛。
  
  从龟岛到海岸大约只有一百米的距离,每一年浅水期,据说有八天,可以不用泅泳,直接从海岸走到龟岛。
  
  阿霖常常在夜晚一个人游到龟岛,他对浅滩中的礁石布局都太了解了,完全像一条不受阻碍的鱼,可以通行在众多布满牡蛎壳的礁石间,不会被剐伤。
  
  他从俯泳改为仰泳,漂浮在水上,月光和水光在身体之间流动,轻轻拨水的手和轻轻踢动的双脚,使微微的水波在两腋与两胯间波动,他像浮在月光上的一条鱼,梦想着飞到天上去,在众多星辰的国度找到自己真正的位置,也许正是自己“南鱼座”的位置,有两条孪生的鱼,紧紧依靠着,是用许多星辰组成的鱼。
  
  他静坐在龟岛较高处的岩盘上,白日炎阳晒过的热燥退去之后,空气中有一种安静的沁凉,好像午后那一杯冰镇的金银花茶。
  
  他听到些微声响时初初以为是大鱼的唼喋,仔细看却是那一对姓山崎的日本年轻夫妇在月光下拥抱着,阿霖看到女子赤裸的背,男子粗壮的手臂环抱着女子的腰。
  
  阿霖有点感觉到冒犯了他人隐私的美好,遮住自己勃起的下体静悄悄溜进水中,藏在水中潜泳了一会儿,才露出水面,确定自己没有打扰了对方。
  
  阿霖回到镜澳海岸,走上沙滩,每一脚踩下去,脚印中就出现一点一点荧蓝色的光,他从小跟沙滩上这种叫“涡鞭毛藻”的生物游玩,把它们称为“星沙”,一种可以在沙里形成星光的生命。
  
  阿霖一路跑去,身后一串脚印便浮出如同天上银河一般的星光,像空中的烟火,如此繁华,一点一点出现,使人惊叹,一点一点幻灭,也一样使人惊叹。
  
  阿霖在星空与星沙之间,似乎更确定自己是海盗的后裔,流着流浪、叛逆、肆无忌惮的血液。

推荐内容
热点内容